Rosemary

珠沉玉没,其香犹存。

【三国/司马丕】坏掉的那本列异传 23 TBC

哎哎哎虐杀我也……

月临安

攒个RP_(:зゝ∠)_


前文目录链接在这里


【幕二十·青龙·章三】

 

赵王不日便要启程返回封地,司马懿也需尽快返回驻军。临行前,赵王约司马懿一道再去一趟首阳山。

 

先帝的陵寝在首阳山一带,早在黄初三年便已定好位置。曹丕连终制都提前写好,仿佛今日诸事安排妥当,明日便可下葬。

当时司马懿觉得非常不吉利。虽说帝王即位先定陵寝乃是惯例,但是既然已经定了薄葬,不必大量修筑神道碑林,也没有必要这么着急安排后事。不过曹丕说只是先定下章程,未雨绸缪,日后行事才有凭依。

司马懿接受了这个理由,但是心里还是不大舒服,就说既然如此,不如请陛下把臣的悼词也提前写了,让臣心里也有点底气。

曹丕知道他是开玩笑,也就当真提了笔作势要写。笔锋空悬半炷香,最后还是没有能落下去。

“我明白你为什么不高兴了。”曹丕说,“我做不到。”

因为一想到会失去对方,就忍不住失落难过。对彼此来说,这都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假设,甚至让人无法触摸。

“说点高兴的吧。”曹丕说,“那地方风景很好的,下次你陪我去看。”

“不去。”司马懿断然拒绝,不觉得这个话题比上一个好,“现在有什么可看的。等死了以后有大把的时间要躺在那里。”

曹丕哈哈大笑,说正是因为这样,那些方士说什么形势宗勘龙穴砂水,理气宗推阴阳八卦,都不如自己挑一个风景顺心的好。

“风景好也不去。”司马懿说。

 

话虽如此,司马懿在之后的年头里还是去了很多次。

城北邙山绵延数十里,其中岚山最高,日出先照,故名首阳。每日初生的阳光落下,既有白日的明媚也有夜晚的温柔,如果是曹丕的话,一定可以写出很有意思的诗篇来。

司马懿有的时候会在山上多住一日,就为了看一眼朝阳,好像这冉冉升起的初阳也会让他疲惫的躯体变得年轻。

 

不过这日运气不好。两人快到山顶时,天色居然阴沉起来,好像快要下雨了。

好在山顶落脚的小院是早就预备好的,曹干就嘱咐侍从先行上山准备,他跟司马懿两个人沿着石阶继续前行。

“我忽然觉得很好笑。”走了一段,曹干说,“先帝陵墓明明也不在山上,我们说来拜祭先帝,却要爬到山顶上去。”

“他要是想让我们年年来看他的坟头土,就不会定下不坟不树的规矩。”司马懿说,“他只是觉得山顶景色很美,我们就来和他分享一下。”

“他喜欢的东西太多啦。”赵王笑着说,眼睛里却流下泪来,“我们又能替他看几次日出呢。”

司马懿想要安慰他,年轻的赵王却加快了脚步:“我没有哭——只是下雨了。”

司马懿感觉到额头上沾了雨滴,可泪水也在从那个年轻人的眼眶里不断涌出来。

“先帝曾经对我说,当一个人遭遇了极其悲伤的事情,他通常会先拒绝相信,然后愤怒,无能为力,最后抑郁地接受事实。”赵王说,“但是他说,只有先生能一直冷静地面对一切。”

“后来陛下也曾经与我提起过先生。”他说,“先帝驾崩之时,吾等皆悲痛万分,可先生却从未在人前哭泣——”

 

雨渐渐大了。山顶有风,吹得树叶摇动,簌簌作响。

“他错了,生而为人,就会悲伤。”司马懿慢慢地说,“而每个人的痛苦,都是属于自己一个人,独特不同的。”

 

整个洛阳都在哭泣,你为什么不哭呢。

我为什么不哭呢,他问自己。

大概是因为,不忍心让眼泪,把仅剩的美好记忆都冲走了。

他站在山顶。云雾环绕,几乎已经看不清来路。

 

又是多日跋涉,回到陇西驻军时已近秋收。部下来报,说蜀军异动,估计来年春暖会再次来犯。

这几年蜀相多次攻魏,两边各有输赢。有的时候司马懿望着渭水,还是会惋惜自己未能早日南伐。毕竟这连年的征战中也没有皇帝太大的功劳,算在先帝头上,算在当今头上,竟也没有什么区别。当然,以司马懿的私心来说,还是更偏向曹丕一些。细究起来,曹丕在位的时候,还没怎么打过胜仗。

“让他来。”司马懿说,“我不怕他来,只怕他回不去。”

“父亲也觉得蜀军操之过急了吗?”司马师问道,“蜀军数次与我等相持不下,最终都粮尽而返。上次交战不到三年,就如此急躁再度进军。”

“因为他快要死了。”司马懿说,“明知国力不允,还如此冒进,他发觉到死也无法完成他想做的事——可怜。”

“可怜?”司马师迟疑地重复道。

“哪怕现在蜀国来使站在我面前,我也会这样说给他听——可怜。”

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他们这些先帝任命的辅政大臣多少都能理解彼此的处境,有着差不多的烦恼。但是蜀国的情况又有不同——蜀国的新主不想成为他的相父所期望的人。

“没人会喜欢自己多了一个爹,从皇帝到庶人都一样。”他笑着叹了一口气,“不说这个了,叫他们抓紧把粮食收一收,要准备过冬了。”

 

他讨厌这地方的秋天。一下雨,衣服晾不干,地上都是水,鞋也总是潮的。尤其到了夜里,被子又冷又潮,带着一股成年的腐朽味。为了驱寒祛湿,军中多食椒、姜等物,每道菜都麻得让他尝不出味道。

冬天也在沉闷压抑的等待中过去了。

可能正是因为白日无聊,晚上熄了烛火,人反而思绪杂乱,不能很快入睡。司马懿闭着眼睛,从诗经一路背到楚辞,不仅没能成功睡着,还在半路走了神。

这个办法是很久以前曹丕教给他的,说是亲身试验,十分灵验。司马懿叹了口气,再一次告诉自己,皇帝的话不能全然相信。

不过他记得曹丕确实常在夜里醒来。他不规律的作息有时候让他一整天都精神不佳。有次侍候人收拾宫室,从皇帝床头抱出一大摞书卷,都是他半夜睡不着,躺在床上读过的。

夜正是最浓重的时候。若是曹丕,这会儿也许已经睡熟了,也许还没有。毕竟这个人也有晚睡的习惯,尤其是看到合心意的文章,会忍不住读到很晚。

司马懿自己也没有意识到,当他想着曹丕的时候,心思一点点澄澈,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,一夜安稳。

醒来的时候,部下来报,诸葛亮率蜀军登上了五丈原。


 

 

评论
热度(46)
  1. Rosemary月临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哎哎哎虐杀我也…… 月临安
©Rosemary
Powered by LOFTER